Investalks 马来西亚中文投资论坛 - 与你一起通往财务自由之路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

查看: 61932|回复: 157

[透视] 肯牧讲孙子兵法

  [复制链接]
x 3
发表于 2012-1-17 2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缘起

据说许多有名的著作都要有一个缘起的,这样才能显示接下来的东西重要得不得了。你不看下去呀,就是你一生人最大的损失。所以我阿肯也来个缘起,混水抓打架鱼。。。

由于在论坛上我多次谈到德信的发展史,是孙子兵法的演绎。许多坛友都希望我能够写写一些兵法的故事。开始时我觉得这是个小问题,孙子兵法也不过只是十三篇,要讲的话三两下就讲完了。不过针对这一点,阿林哥有话说。他指出,只是依照字面谈谈兵法,就不需要我阿肯去写什么故事,市面上兵法书多的是。在网络上免费资料也多的不得了,你打开兵法本,依书说道,肯定误人子弟。阿林哥要求写的人写得清楚,看的人要看得清楚。而且看过后还能够实际运用,那才达到讲故事的目的。

这下子我阿肯有难了。花了几个月的时间,思考着要怎样把这部孙子兵法讲好。也开始动手收集资料。哪知越收越多,越整理越没个底。再这样子下去,半年六个月连一粒蛋都生不出来,天都亮了,故事恐怕还在甜梦中呼噜着。

所以呀,要写兵法,到了最后,还是得运用兵法:故兵闻拙速,未睹巧之久也。慢慢捏是成不了气候的。就这样,我阿肯的孙子兵法故事集先打了再说,新鲜出炉啦。。。

首先我把白话文刊出,接下来是原文。看孙子兵法,要先看白话本。白话本看明白了,再对照原文。看懂了,就要精读原文。

网络上的白话本不是很理想,翻译得太罗嗦,读起来听说会令人呼吸困难,哮喘病发作,所以我阿肯开始把它们来个简化修理。随着故事的开演,白话翻译也跟着出炉。

阿林哥用兵法来喊口号时,会把原句精简化,这样子喊出来喉咙不会打结。大家愿意的话就跟着喊。不愿意的话我们有标出源头,大家可参考正本自己喊。

由于我们是在论坛唱歌,有人听了好听,有人听了耳朵发炎,只要不是胡乱吹水或人身攻击,大家可以尽量发言讲述自己的论点。有疑问的提出疑问,有故事的也可以讲述你的故事。这是论坛比部落客优越的地方。

好了,再讲下去就要变成缘落了,请大家欣赏孙子兵法。。。trata。。。music。。。music。。。where is my music !!!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7 23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enmu 于 2012-1-17 23:15 编辑

目录 (待编辑)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7 23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enmu 于 2012-1-31 22:12 编辑

目前翻译完毕

孙子兵法译文


译文:【始计第一】

孙子说:

战争是国家大事,关系到军民的生死,国家的存亡,不能不明察。

因此,必须经过五事,作出详细的比较和分析,探取相关的情报。

五事是指道、天、地、将、法;道,指君主和民众目标一致,上下齐心,可以共生死,而不惧怕危险。天,指日夜的阴晴、四季寒暑的气候变化。地,指地势的高和低,远和近,险要和平坦,广阔和狭窄,是生地还是死地。将,指将领足智多谋,令出必行,对部下关怀,能果敢行动和决断,军纪赏罚分明。法,指组织的法制结构,责权划分,人员编制,管理制度,资源供给,物资调配等。对这五事,将领都必须深刻了解。明白了就能获胜,否则就不能取胜。所以,对实际的情况作详细的比较和分析,并多方面的索取情报,据此加以对比;谁的君主能统一民心?谁的的将领更有能力?谁占有天时地利?谁的法规和法令能更能严格执行?谁的兵员装备更精良?谁的士兵训练更有素?谁的赏罚更公正严明?通过这些比较,就可以分出胜负了。将领听从我的计策,任用他必胜,就留下他;将领不听从我的计策,任用他必败,就辞退他。

听从了有利的计策,还要造势,作为协助行动的外部条件。势,就是为达到有利的局面而制造的气势。用兵作战,是诡诈的。因此,有能力而装做没能力,要攻打而装做不攻打,欲攻近却装做攻远,攻远却装做攻近。对方贪婪就用利益诱惑他,对方混乱就趁机攻取他,对方强大就要防备他,对方暴躁就撩拨他,对方自卑谨慎就使他骄傲自大,对方安逸就使他劳累,对方内部亲密团结就挑拨离间,要攻打对方没有防备的地方,在对方没有意料到的时候发动进攻。这些都是军事家克敌制胜的手法,得对实际情况灵活当机运用,是不能事先传授的。  

在战斗前,经过周密的分析和谋划,如果胜算高,机会就高。如果胜算少,机会就少。机会高的往往胜机会小的的,何况是连谋划都没有。我这样观察,就能分别出胜负了。

译文:【作战第二】

孙子说:

凡举兵是需要物质准备的,得轻车千辆,重车千辆,带甲的士兵十万,并向远处运送粮食和供应军费。还有内外的开支,其他幕僚的费用,武器维修材料费用,保养战车、甲胄的支出等,每天要消耗大量金钱。这样才能启动十万大军。

因此,作战必须迅速,如果拖久则军队疲惫,挫失士气。一旦攻城,则兵力耗尽,长期作战必然导致国内财用不足。如果军队久战而疲惫了,士气受挫,军事实力耗尽,国内物资枯竭,其他诸侯必定趁机发难。这样,即使是足智多谋之士也不能善后了。所以,只听说战争是粗拙而行动快速,没听过可以精巧而缓慢的。战争旷日持久而有利于国家的,从来就没听过。所以,不了解用兵的害处,就不能了解用兵的益处。

善于用兵的人,不可多次征员,不用一再的运送军粮,从敌人那里设法取得粮食,这样军队的粮草就充足了。国家因作战而贫困,是由于军队远征,进行长途运输,导致百姓贫穷。驻军附近处物价必然飞涨,人民物财枯竭,赋税和劳役就必然加重。战事过于消耗,在国内就财源枯竭,百姓私家财产损耗大半。公家的财产,由于车辆破损,马匹伤亡,盔甲、弓箭、矛戟、盾牌、牛车等的损失,耗去超半。所以明智的将军,一定要在敌国解决粮草,从敌国搞到一钟的粮食,就相当于从本国启运时的二十钟,在当地取得饲料一石,相当于从本国运送二十石。所以,要使士兵拼死杀敌,就必须提高士气。要使士兵勇于夺取敌方的军需物资,就必须以缴获的财物作奖赏。在车战中,抢夺十辆车以上的,就奖赏给最先抢得战车的士兵,并立即换上我方的旗帜,把抢得的战车编入我方车队。要善待俘虏,使他们有归顺之心。这就是战胜敌人使自己越发强大的方法。所以,作战最重要的是得胜,不宜拖延持久。深知用兵利和害的将帅,掌握着民众的的命运,主宰着国家的安危。

译文:【谋攻第三】

孙子说:

用兵的法则:使敌人举国降服为上策,用武力击破敌国为次;使敌人全军降服为上策,击败敌军为次; 使敌人全旅降服为上策,击破敌旅为次;使敌人全军卒降服为上策,击破敌军卒为次;使敌人全伍降服为上策,击破敌伍为次。

所以,百战百胜,不算高明中的高明;非战而能降服敌人,才是高明中的高明。所以,最高明的用兵是以谋略击败敌方,其次就是用外交战胜敌人,再次是用武力打败敌军,最下之策是攻打敌人的城池。攻城,是不得已的办法。制造大盾牌和四轮车,准备攻城的所有器具,起码得三个月。堆筑攻城的土山,起码又得三个月。如果将领难以抑制躁急情绪,命令士兵众涌爬墙攻城, 尽管士兵死伤三分之一,而城池依然没被攻下,这就是攻城带来的灾难。所以善用兵者,不通过打仗就使敌人屈服,不通过攻城就使敌城投降,摧毁敌国不需长期作战,如此争胜于天下,兵力不会受挫,又能获得了全面的利益。这就是谋攻的方法。

所以,用兵的法则是:我十倍于敌,就实施围歼,五倍于敌就实施进攻,两倍于敌就要分而击之,势均力敌则设法正面迎战。兵力弱于敌人,就避免作战。所以,弱小的一方若不自量力而去坚攻,最终会被强大的敌人俘获。

将帅,是国家之辅。辅助周密,国家必然强大,辅助疏漏,国家必然衰弱。所以,国君对军队的危害有三种:不知军队不可前进而下令前进,不知军队不可后退而下令后退,这叫做束缚军队;不知军队的内部事务而插理三军之政,将士们会感到迷惑;不知军队的战略权宜变化,却干预军队的指挥,将士就会疑虑。军队既迷惑,又疑虑重重,诸侯就会趁机兴兵作难。这就是自乱其军,给敌人致胜的机会。

所以,要预知胜利有五个要点:能准确判断仗能打或不能打的,胜;知道敌我双方兵力的多少而采取对策者,胜;全军上下,意愿一致、同心协力的,胜;以充分准备来对付毫无准备的,胜;主将精通军事,君主又不加干预的,胜。以上就是预见胜利的方法。所以说:知己知彼,多次战斗都不会有危险;不知彼而知己,胜负各半;不知彼也不知己,每战必败。

译文:【军形第四】

孙子说:

以前善战的人,做好准备使自己不败,而等待敌人可被我打败的机会。自己不被敌人战胜,战机就掌握在自己手中;敌人能被我战胜,在于敌人的失误。所以,善战的人只能够使自己不败,而不能强求敌人一定会被我所败。所以说,胜利可以预见,却不能强求。敌人不能被战胜,就防备他;敌人能够被战胜,则攻取他。防备是因为我方兵力不足,攻取是因为兵力超过对方。善于防守的,隐藏自己的兵力如同在深不可测的地下;善于进攻的部队就象从天而降。这样,才能保全自己而获得全胜。预见胜利不过是平常人的见识,算不上最高明:战胜而天下都称赞,也算不上最高明。正如举起毫毛称不上力大,能看见日月算不上视力好,听见雷鸣算不上听觉好。古代所谓高明的的善战者,是战胜了容易战胜的敌人。所以,真正善战的人,不必有智慧过人的名声和勇武盖世的战功,而能打胜仗又没有失误,原因在于其策略和行动的胜利,是战胜已经失败的敌人。所以善战的人,立于不败之地,不会错失击败敌人的机会。所以,打胜仗的军队是有了必胜的条件之后才交战,而打败仗的部队是先交战才来求胜。善于用兵的人,研究致胜之道,并制定法则。修明政治体制,所以能主宰胜败。

兵法:一是度,估算土地面积,二是量,推算物资资源的容量,三是数,统计兵源的数量,四是称,比较双方的军事实力,五是胜,得出胜负的判断。土地决定面积的大小,面积决定物力人力资源的容量,资源的容量决定部队的数目,部队的数目决定双方兵力的强弱,双方兵力的强弱就得出胜负的判断。获胜的军队好比用斤来比称两,具有绝对优势,而失败的军队就如同用两来比称斤,处于弱势,注定失败。

胜利一方的军队,就象积水从极高的山涧往下冲击,势不可挡,这是军事造势的形态。

译文:【兵势第五】

孙子说:

治理大部队就象治理小队伍,是依靠合理的分队编制;和大部队作战就象攻击小部队一样,是依靠形式来拟定指挥系统;整个部队与敌对抗而不失败,是依靠“奇、正”的变化:攻击敌军,如同以石击卵,是以实击虚。 

大凡作战,都是以正兵正常交战,而用奇兵出奇制胜。善于出奇的人,其战法的变化就象天地一样无穷无尽,象江海一样永不枯竭。象日月运行一样,终而复始;与四季更迭一样,死而复生。音节不过五音,然而五音的组合变化,永远也听不完;颜色不过五色,但五色的变化,永远看不完;味道不过五味,而五味的变化,永远也尝不完。战争中军法的运用不过“奇、正”两种,而“奇、正”的变化,永远无穷尽。奇正相生,就好比绕着圆环,无始无终,谁能穷尽它呢?

湍急的流水能漂动大石,是因为巨大的水势;猛禽搏击致猎物于死地,是因为它掌握了准确的时刻。所以善战者,能造成有力的气势,能掌握短促的时间节奏。气势就如同满弓待发的弩,节短正如发射弩机的刹那。旌旗纷纷,人马纭纭,战事千变万化,但自己的指挥不能乱;混混沌沌,两军打成一片,但我运用灵活的战法不会战败。双方交战,一方之乱是因为对方治军严整:一方怯懦是因为对方勇猛;一方弱小是因为对方强大。军队有纪律或混乱,在于组织编制的完善;士兵勇敢或者胆怯,在于部队所营造的士气势头;军力强大或者弱小,在于部队训练出来的实力。

善于引动敌军的人,制造出形态,让敌军判断错误而跟进;以利益作为诱饵,敌军必然趋利而来。用利益引动他,用军队严阵以待对付他。

所以,善战者寻求有利的势,而不去责备于人,因而能调动人去利用已形成的势。就象转动木头和石头一样。木石处于平坦的地上就静止不动,处于陡坡上就滚动,方形就静止,圆形就滚动。

所以, 善战者造就的气势,就象把圆石从极高的山上滚下,自然的引发出动力。

译文:【虚实第六】  

孙子说:

先到达战地待敌的就安逸,后到达战地马上投入战斗的就劳累。所以,善战者能制人而不受制于人。能够引敌人自动前来,是用利益来诱惑他;能使敌人不能前来,是多方阻挠损害他的结果。所以,敌人如果安逸,就搞乱疲劳他;若敌人粮食充足就断其粮道使之饥渴;若敌人安然不动,就制造危机使他不得不动。进攻敌人不设防的地区令他不得不抢救,在敌人预料不到的时候发动攻击。进军千里而不疲惫,是因为走在无人抵抗的地区。我一进攻就取胜,是因为攻击敌人疏于防守的地方。我防守一定稳固,是因为守住了敌人不得不进攻的地方。所以善攻者,能使敌方不知道在哪防守。而善于防守的,使敌人不知道该从哪进攻。精妙啊,竟然不现出一点形迹;神奇啊,居然不漏出一点消息。所以能主宰敌人的命运。进攻时,敌人无法抵御,那是攻击了敌人空虚之处;撤退时,敌人无法追击,那是行动迅速敌人无法追上。所以我军要交战,敌人就算垒高墙挖深沟,也不得不出来与我军交战,是因为我军攻击了它非救不可的要害;我军不想交战,虽然只在地上画出界限权作防守,敌人也无法与我交战,原因是我已设法改变了敌军进攻的方向。所以,使敌军暴露而我军隐蔽,这样我军集中而敌军分散。我集中兵力于一处,敌人分散为十,我就像以十对一。这样,就出现我众敌寡的态势,我之所以能以众击寡,是因为我和敌对者之间制造了以上的局面。敌军不知我军所预定的战场,就得分兵防备,防备的地方越多,能够与我军交战的敌军就越少。 所以防备前面,则后面兵力不足,防备后面,则前面兵力不足,防备左方,则右方兵力不足,防备右方,则左方兵力不足,所有的地方都防备,则所有的地方都兵力不足。兵力不足,是因为分兵防御敌人;兵力充足,是由于敌人分兵防御我。所以,能预知与敌人交战的地点和时间,即使千里外也可与敌人交战。不能预知交战的地点和时间,就会左军不能救右军,右军不能救左军,前军不能救后军,后军不能救前军,就是远的几十里,近的好几里也不能应对的。

依我对吴国的分析,越国虽然兵多,但对他的胜利有何帮助呢?

所以说:胜利的条件是可以创造的,敌人虽然兵多,却可以使其失去战机而不能战斗。通过仔细策划分析可以明了作战的优劣得失;通过观察敌人,可以了解敌方的动静;通过弄清地势,可以清楚地形是否危险和安全;通过进攻角力,可以探明敌方兵力的强弱。所以,用兵的形势到了最高境界,是没有固定形态的。这无固定的形态,即使隐藏再深的间谍也不能探明我的情况,智慧再高的敌手也想不出对付我的谋略。这千变万化的形态,即使摆在众人面前,众人也理解不了。人们都知道我克敌制胜的情况,却不能知道我是怎样运用这些形势制胜的。所以战胜敌人的战术每次都不可一样,面对不同的情况要能够应对无穷。

兵的性态象水,水是避开高处而流往低处的,用兵的形态就是避实而击虚;水根据地势来决定流向,军队根据敌情来采取制胜的方法。所以用兵没有固定的态势,正如流水没有固定的形状流向。能够根据敌情的变化而取胜的,就叫做用兵如神。五行相生相克,没有哪一个是常胜的;四季相继更换,没有哪一个是固定不移的。白天的时间有长有短,月亮有圆有缺。万物皆是迁流不息的。

译文:【军争第七】

孙子说:

用兵的原则,将受君命,召集军队,安营扎寨,战斗对峙,没有比军争更难了。军争中最难的就是以迂回为直,转危机为良机。

我迂回前进,又对敌诱之以利,可以后出发却先人至。能如此,就是知道迂直之计的人。军事为利而争,是充满风险的。统军带着辎重去夺利,会影响行军速度,不能先到达战地而失去战机;丢下辎重轻装去争夺,就会损失那些装备和辎重。卷甲急进,日夜急行军不休息,奔跑百里双倍速度赶去争利,则三军将领可能会被对方俘虏。健壮的先到战场,疲惫的必然落后,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如期到达;强行军五十里去争利,主将必然受挫,军士仅有一半能如期到达;强行军三十里去争利,只有三分之二的人马如期到达。这样,部队失去辎重就不能生存,没有粮食就不能生存,缺少战备物资就不能生存。

所以不了解诸侯的图谋,就不要和他们联盟;不知道山林、险阻和沼泽的地形,就不要行军;不使用向导,就不能掌握和利用有利的地形。所以,用兵是出奇兵而获胜的,有利了才决定行动,根据双方情势,或分兵或集合。部队快速行动时,如狂风猛速;从容行动时,如森林宁静;攻城掠地时,如烈火猛烧;驻守防御时,如大山稳固;军情隐蔽时,如乌云蔽日;大军出动时,如雷霆万钧。夺取敌方的人力物力,应分兵行动。开拓疆土,分夺利益,应该分兵扼守要害。这些都应该权衡利弊,根据实际情况,相机行事。率先知道“迂直之计”的将获胜,这就是军争的原则。

《军政》说:“战场上用语言来指挥,视听难见,所以设置了金鼓;用动作来指挥,看不清或看不见,所以用旌旗。金鼓、旌旗,是用来统一士兵的视听,统一作战的行动。既然士兵都服从统一指挥,那么勇敢的将士不会单独前进,胆怯的也不会独自退却。这就是指挥大军作战的方法。所以,夜间作战,要多处点火,频频击鼓;白天打仗要多处设置旌旗。这些是用来扰乱敌方的视听的。

对于敌方三军,可以挫伤其锐气,可使丧失其士气,对于敌方的将帅,可以动摇他的决心,可使其丧失斗志。所以,敌人早辰初至,其气必盛;陈兵至中午,则人力困倦而气亦怠惰;待至日暮,人心思归,其气益衰。善于用兵的人,敌之气锐则避之,趁其士气衰竭时才发起猛攻。这就是正确运用士气的原则。用治理严整的我军来对付军政混乱的敌军,用我镇定平稳的军心来对付军心躁动的敌人。这是掌握并运用军心的方法。我先进入战场以待长途奔袭之敌;我从容稳定对仓促疲劳之敌;我饱食之师对饥饿之敌。这是懂得并利用治己之力以困敌人之力。不要去迎击旗帜整齐、部伍统一的军队,不要去攻击阵容整肃、士气饱满的军队,这是懂得战场上的随机应变。

所以,用兵的原则是:对占据高地、背倚丘陵之敌,不要作正面仰攻;对于假装败逃之敌,不要跟踪追击;敌人的精锐部队不要强攻;敌人的诱饵之兵,不要贪食;对正在向本土撤退的部队不要去阻截;对被包围的敌军,要预留缺口;对于陷入绝境的敌人,不要过分逼迫,这些都是用兵的基本原则。


译文:【九变第八】

孙子说:

用兵的法则,将领接受了国君的命令,就要集合人马, 在难通之地不要驻扎,在通达之地要保持四方通顺,在难以生存的地区不要停留,在容易被包围的地区要小心观察,误入死地就要坚决战斗。有的道路不要走,有些敌军不要袭击,有些城池不要攻打,有些地域不要去争,有时君命可以不接受。

所以将帅精通明白了“九变”的利害,就是懂得用兵了;将帅不精通“九变”的运用,就算熟悉地形,也不能得到地利。治兵如果不懂“九变”的方法,即使知道“五利”,也不能发挥部队的能力。

有智慧的将帅考虑问题,必然参杂利与害。考虑有利的条件,可增强信念。考虑不利的因素,可以预防祸患。因此,用厉害关系使诸侯屈服,用物业使诸侯劳役,用利益使诸侯靠附。所以用兵的原则,不假设敌人不会来犯,而依靠我方有充分的防备;不假设敌人不会攻击,而依靠我方有坚固的防御。

所以,将领有五种致命的弱点:坚持不怕死,可能招致杀身之祸;贪生怕死,则可能被俘;性情暴躁易怒,可能受敌轻侮而发狂;过分洁身自好珍惜声名,可能会被羞辱引发冲动;由于爱护民众,受不了敌方的扰民行动而烦躁不安。所以这五种情况,是将领最容易犯的过失,是用兵的灾难。军队的覆没,将领的牺牲,必定是因这五种危害所造成的,因此一定要认识到其严重性。


译文:【行军第九】

孙子说:

在不同地形上处置军队和观察敌情时,应该注意:通过山地,必须依靠有资源的山谷,并驻扎在居高向阳的地方。敌人占领高地时,不要仰攻,这是在山地上处置军队的原则。横渡江河,应远离水处驻扎,敌人渡水来战,不要在江河中迎击,而要等它渡过一半时才攻击,这样较为有利。如果要同敌人决战,不要紧靠水边列阵;在江河地带扎营,也要居高向阳,不要面迎水流,这是在江河地带上处置军队的原则。通过盐碱沼泽地带,要迅速离开,不要逗留;如果同敌军相遇于盐碱沼泽地带,那就必须靠近水草而背靠树林,这是在盐碱沼泽地带上对军队处置的原则。在平原上应占据开阔地域,而侧翼要依托高地,前低后高。这是在平原地带上处置军队的原则。以上四种“处军”原则的好处,就是黄帝之所以能战胜其他四帝的原因。  

大凡驻军总是选择干燥的高地,避开潮湿的洼地;重视向阳之处,避开阴暗之地;靠近水草地区,军需供应充足,将士百病不生,这样就有了胜利的保证。在丘陵行军,必须占领它向阳的一面,并把主要侧翼背靠着它。这些有利的措施,都是利用地形作为辅助条件的。上游下雨,洪水突至,就禁止徒涉,应等待水流稍平缓以后才行军。凡遇到或通过“绝涧”、“天井”、“天牢”、“天罗”、“天陷”、“天隙”这几种地形,必须迅速离开,不要接近。我们应该远离这些不利的地形,而让敌人去靠近它;我们应面向这些地形,而让敌人去背靠它。军队两旁遇到有险峻的隘路、湖沼、水网、芦苇、山林和草木茂盛的地方,必须谨慎地反复搜索,这些都是敌人可能埋设伏兵和隐伏奸细的地方。  

敌人离我近而安静时,是依仗它占有险要地形;敌人离我远但挑战不休,是想诱我前进;敌人驻扎在平坦地方,是因为对它有某种好处。许多树木摇动,是敌人隐蔽前来;草丛中有许多遮障物,是敌人布下的疑阵;群鸟惊飞,是下面有伏兵;野兽骇奔,是敌人大举突袭;尘土高而尖,是敌人战车驶来;尘土低而宽广,是敌人的步兵开来;尘土疏散飞扬,是敌人正在拽柴而走;尘土少而时起时落;是敌人正在扎营。敌人使者措辞谦卑是在加紧战备,准备进攻的;措辞强硬而军队又做出前进姿态的,是准备撤退;轻车先出动,部署在两翼的,是在布阵列势;敌人尚未受挫而来讲和的,是另有阴谋;敌人急速奔跑并排列阵形,是企图邀约同我决战;敌人半进半退的,是企图引诱我军。兵士倚着兵器而站立的,是饥饿的表现;供水兵打水时自己先饮的,是干渴的表现;敌人见利而不进兵争夺,是疲劳的表现;敌人营寨上聚集鸟雀的,下面是空营;敌人夜间惊叫的,是恐慌的表现;敌营惊扰纷乱的,是敌将没有威严的表现;旌旗摇动不整齐的,是敌人队伍已经混乱。敌人军官易怒的,是全军疲倦的表现;用粮食喂马,或杀马吃肉,收拾起汲水器具,部队不返营房的,是要拼死的绝望部队;低声下气同部下讲话的,是敌将失去人心;不断犒赏士卒的,是敌军没有办法约束部下;不断惩罚部属的,是敌人处境困难;先粗暴然后又害怕部下的,是最不精明的将领;派来使者送礼言好的,是敌人想休兵息战;敌人逞怒同我对阵,但久不交锋又不撤退的,必须谨慎地观察他的企图。

打仗不在于兵力越多越好,只要不轻敌冒进,并集中兵力、判明敌情,取得部下的信任和支持,也就足够了。那种既无深谋远虑而又轻敌的人,必定会被敌人俘虏。士卒还没有亲近依附就执行惩罚,会令他们会不服,不服就很难使用。士卒已经亲近依附,如果不执行军法纪律,也不能用来作战。所以,要用怀柔宽仁使他们思想统一,用军纪军法使他们行动一致,这样就必能取得部下的敬畏和拥戴。平素严格贯彻命令,管教士卒,士卒就能养成服从的习惯;平素从来不严格贯彻命令,管教士卒,士卒就会养成不服从的习惯。平时命令能贯彻执行的,表明将帅同士卒之间相处融洽。


译文:【地形第十】

孙子说:

地形有通、挂、支、隘、险、远等六种。凡是我们可往,敌人可来的地域,叫做“通”;在“通”形地域上,应抢先占据开阔向阳的高地,保持粮道畅通,这样作战就有利。凡是可以前进,难以返回的地域,称作“挂”;在挂形的地域上,假如敌人没有防备,我们就能突击取胜。假如敌人有防备,出击又不能取胜,而且难以回师,这是不利的。凡是我军出击不利,敌人出击也不利的地域叫做“支”。在“支”形地域上,敌人虽然以利相诱,我们也不要出击,而应该率军假装退却,诱使敌人出击一半时再回师反击,这样就有利。在“隘”形地域上,我们应该抢先占领,并用重兵封锁隘口,以等待敌人的到来;如果敌人已先占据了隘口,并用重兵把守,我们就不要去进攻;如果敌人没有用重兵据守隘口,那么就可以进攻。在“险”形地域上,如果我军先敌占领,就必须控制开阔向阳的高地,以等待敌人来犯;如果敌人先我占领,就应该率军撤离,不要去攻打它。在“远”形地域上,敌我双方地势均同,就不宜去挑战,如果勉强求战,就会造成不利的局面。以上六点,是利用地形的原则。善用地形是将帅的重大责任,不可不认真考察研究。  

军队打败仗有走、驰、陷、崩、乱、北六种情况。这六种情况的发生,不是天地的灾害,而是将帅的过错。地势均同的情况下,以一击十而导致失败的,叫做“走”。士卒强捍,军官懦弱而造成失败的,叫做“驰”。将帅强悍,士卒儒弱而失败的,叫做“陷”。偏将怨仇不服从指挥,遇到敌人擅自出战,主将又不了解他们能力,因而失败的,叫做“崩”。将帅懦弱缺乏威严,治军没有章法,官兵关系混乱紧张,列兵布阵杂乱无常,因此而致败的,叫做“乱”。将帅不能正确判断敌情,以少击众,以弱击强,作战又没有精锐先锋部队,因而落败的,叫做“北”。以上六种情况,均是导致失败的原因。这是将帅重大的责任之所在,是不可不认真考察研究的。

地形是用兵打仗的辅助条件。正确判断敌情,考察地形险易,计算道路远近,这是高明的将领必须掌握的方法,懂得这些道理去指挥作战的,必定能够胜利;不了解这些道理去指挥作战的,必定失败。所以,根据分析有必胜把握的,即使国君主张不打,也可坚持打下去;根据分析没有必胜把握的,即使国君主张打,也可以不打。所以,战不谋求胜利的名声,退不回避失利的罪责,只求保全百姓,符合国君利益,这样的将帅,才是国家的宝贵财富。

对待士卒象婴儿,士卒就可以共患难:对待士卒象自己的儿子,士卒就可以跟他共生死。如果对士卒厚待却不能使用,溺爱却不能指挥,违法而不能惩治,那就如同骄惯了的子女,是不可以用来同敌作战的。只了解自己的部队可以打,而不了解敌人不可打,取胜的可能只有一半;只了解敌人可以打,而不了解自己的部队不可以打,取胜的可能也只有一半。知道敌人可以打,也知道自己的部队能打,但是不了解地形不利于作战,取胜的可能性仍然只有一半。所以,懂得用兵的人,他行动起来不会迷惑,他的战术变化无穷。

所以说:知彼知己,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可以取胜;知天知地,才能得到完满的全胜。


译文:【九地第十一】

孙子说:

用兵的原则,军事地理有散地、轻地、争地、交地、衢地、重地、圮地、围地、死地。在本国境内作战的,叫做散地。在敌国浅近纵深作战的,叫做轻地。我方得到有利,敌人得到也有利的,叫做争地。我军可以前往,敌军也可以前来的,叫做交地。多国相毗邻,先到就可以获得诸侯列国援助的,叫做衢地。深入敌国腹地,背靠敌人众多城邑的,叫做重地。山林险阻沼泽等难于通行的,叫做圮地。行军的道路狭窄,退兵的道路迂远,敌人可以用少量兵力攻击我方众多兵力的,叫做围地。迅速奋战就能生存,不迅速奋战就会全军覆灭的,叫做死地。因此,处于散地就不宜作战,处于轻地就不宜停留,遇上争地就不要勉强进攻,遇上交地就不要断绝联络,进入衢地就应该结交诸侯,深入重地就要掠取粮草,碰到圮地就必须迅速通过,陷入围地就要设谋脱险,处于死地就要力战求生。

从前善于作战的人,能使敌人前后部队不能相互策应,主力和小部队无法相互依靠,官兵之间不能相互救援,上下级之间不能相互联络,士兵分散不能集中,合兵布阵也不整齐。有利我就开打,无利我就停止行动。如果敌人兵员众多且又阵势严整向我进攻,该用什么办法对付它呢?回答是:先夺取敌人最关爱的,这样他就听从我们的摆布了。用兵贵在神速,要乘敌人措手不及时,走敌人意料不到的道路,攻击敌人没有戒备的地方。

在敌国境内作战的一般规律是:越深入敌国腹地,我军军心就越坚固,敌人就不易战胜我们。在敌国丰饶地区掠取粮草,部队给养就有了保障。要注意休整部队,不要使其过于疲劳,保持土气,养精蓄锐。部署兵力,巧设计谋,使敌人无法判断我军的意图。将部队置于无路可走的绝境,士卒就会宁死不退。士卒既能宁死不退,那么他们怎么会不殊死作战呢!士卒深陷危险的境地,就不再存在恐惧,一旦无路可走,军心就会牢固。深入敌境军队就不会离散。遇到迫不得已的情况,军队就会殊死奋战。因此,不须防整就能注意戒备,不用强求就能完成任务,无须约束就能亲密团结,不待申令就会遵守纪律。禁止占卜迷信,消除士卒的疑虑,他们至死也不会逃避。我军士卒没有多余的钱财,并不是不爱钱财;士卒置生死于度外,也不是不想长寿。当作战命令颁布之时,坐着的士卒泪沾衣襟,躺着的士卒泪流满面,但把士卒置于无路可走的绝境,他们就都会象专诸、曹刿一样的勇敢。

善于作战的人,能使部队自我策应如“率然”蛇一样。“率然”是常山地方一种蛇,打它的头部,尾巴就来救应;打它的尾,头就来救应;打它的腰,头尾都来救应。试问:可以使军队象“率然”一样吧?回答是:可以。吴国人和越国人是互相仇视的,但当他们同船渡河而遇上大风时,他们相互救援,就如同人的左右手一样。所以,想用缚住马缰、深埋车轮这种显示死战决心的办法来稳定部队,是靠不住的。要使部队能够齐心协力奋,勇作战如同一人,关键在于部队管理教育有方。要使强弱不同的士卒都能发挥作用,在于恰当地利用地形。所以善于用兵的人,能使全军上下携手团结如同一人,这是因为客观形势迫使部队不得不这样。

主持军事行动,要做到谋略沉着冷静而幽深莫测,管理部队公正严明而有条不紊。要能蒙蔽士卒的视听,使他们对于军事行动毫无所知;变更作战部署,改变原定计划,使人无法识破真相;不时变换驻地,故意迂回前进,使人无从推测意图。将帅向军队赋予作战任务,象使其登高而抽去梯子一样。将帅率领士卒深入诸侯国土,要象弩机发出的箭一样一往向前。对待士卒要能如驱赶羊群一样,赶过去又赶过来,使他们不知道要到哪里去。集结全军,把他们置于险境,这就是统帅军队的要点。九种地形的应变处置,攻防进退的利害得失,全军上下的心理状态,这些都是作为将帅不能不认真研究和周密考察的。

在敌国境内作战的规律是:深入敌境则军心稳固,浅入敌境则军心容易涣散。进入敌境进行作战的称为绝地;四通八达的地区叫做衢地;进入敌境纵深的叫做重地;进入敌境浅的叫做轻地;背有险阻前有隘路的叫围地;无路可走的就是死地。因此,在散地,要统一军队意志;在轻地,要使营阵紧密相连;在争地,要迅速出兵抄到敌人的后面;在交地,就要谨慎防守;在衢地,就要巩固与列国的结盟;入重地,就要保障军粮供应;在圮地,就必须迅速通过;陷入围地,就要堵塞缺口;到了死地,就要显示死战的决心。所以,士卒的心理状态是:陷入包围就会竭力抵抗,形势逼迫就会拚死战斗,身处绝境就会听从指挥。不了解诸侯的战略意图,就不要与之结交;不熟悉山林、险阻、沼泽等地形情况,就不能行军;不使用向导,就无法得到地利。这些情况,如有一样不了解,都不能成为称王争霸的军队。凡是王霸的军队,进攻大国,能使敌国的军民来不及动员集中;兵威加在敌人头上,能够使敌方的盟国无法配合策应。因此,没有必要去争着同天下诸侯结交,也用不着在各诸侯国里培植自己的势力,只要施展自己的战略意图,把兵威施加在敌人头上,就可以拔取敌人的城邑,摧毁敌人的国都。施行超越惯例的奖赏,颁布不拘常规的号令,指挥全军就如同使用一个人一样。向部下布置作战任务,但不说明其中意图。只告知利益而不指出危害。将士卒置于危地,才能转危为安;使士卒陷于死地,才能起死回生。军队深陷绝境,然后才能赢得胜利。所以,指导战争的关键,在于谨慎地观察敌人的战略意图,集中兵力攻击敌人一部,千里奔袭,斩杀敌将,这就是所谓巧妙用兵,实现克敌制胜的目的。

因此,在决定战争方略的时候,就要封锁关口,废除通行符证,不充许敌国使者往来;要在庙堂里再三谋划,作出战略决策。敌人一旦出现间隙,就要迅速乘机而入。首先夺取敌人战略要地,但不要轻易与敌约期决战。要灵活机动,因敌情来决定自己的作战行动。因此,战争开始之前要象处女那样显得沉静柔弱,诱使敌人放松戒备;战斗展开之后,则要象脱逃的野兔一样行动迅速,使敌人措手不及,无从抵抗。

译文:【火攻第十二】

孙子说:

火攻共有五种:一是火烧敌军人马,二是焚烧敌军粮草,三是焚烧敌军辎重,四是焚烧敌军仓库,五是火烧敌军运输设施。实施火攻要具备一些条件,火攻的器材必须准备好。放火要看准天时,起火要选好日子。天时是指气候干燥,日子是指月亮在箕、壁、翼、轸四个星宿位置的时候。月亮经过这四个星宿的时候,就是起风的日子。

凡用火攻,必须根据五种火攻所引起的不同变化,灵活部署兵力策应。在敌营内部放火,就要及时派兵从外面策应。火已烧起而敌军依然镇静,就应等待,不可立即发起进攻。待火势旺盛后,再根据情况作出决定,可以进攻就进攻,不可进攻就停止。火可从外面放,这时就不必等待内应,只要适时放火就行。从上风放火时,不可从下风进攻。白天风刮久了,夜晚就容易停止。军队都必须掌握这五种火攻形式,等待条件具备时进行火攻。用火来辅助军队进攻,就会效果显著;用水来辅助军队进攻,攻势必能加强。水可以把敌军分割隔绝,但却不能焚毁敌人的军需物资。

凡打了胜仗,攻取了土地城邑,而不能巩固战果的,很很危险的,这种情况叫做“费留”。所以说,明智的国君要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,贤良的将帅要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。没有好处不要行动,没有取胜的把握不能用兵,不到危急关头不要开战。国君不可因一时愤怒而发动战争,将帅不可因一时的气忿而出阵求战。符合国家利益才用兵,不符合国家利益就停止。愤怒可以重新变为欢喜,气忿也可以重新转为高兴,但是国家灭亡了就不能复存,人死了也不能再生。所以,对待战争,明智的国君应该慎重,贤良的将帅应该警惕,这是安定国家和保全军队的基本道理。


译文:【用间第十三】

孙子说:

凡兴兵十万,征战千里,百姓的耗费, 国家的开支,每天都要花费千金,前方后方动乱不安,士卒疲备地在路上奔波,不能从事正常生产的有七十万家。这样相持数年,就是为了决胜于一旦,如果吝惜爵禄和金钱,不肯用来重用间谍,以致因为不能掌握敌情而导致失败,那就是不仁到极点了。这种人不配作军队的统帅,算不上国家的辅佐,也不是胜利的主宰。所以,明君和贤将之所以一出兵就能战胜敌人,功业超越众人,就在于能预先掌握敌情。要事先了解敌情,不可求神问鬼,也不可用相似的现象作类比推测,不可用日月星辰运行的位置去验证,一定要取之于人,从那些熟悉敌情的人的口中去获取。

间谍的运用有五种,即乡间、内间、反间、死间、生间。五种间谍同时用起来,使敌人无从捉摸我用间的规律,这是使用间谍神妙莫测的方法,也正是国君克敌制胜的法宝。所谓乡间,是指利用敌人的同乡做间谍;所谓内间,就是利用敌方官吏做间谍;所谓反间,就是使敌方间谍为我所用;所谓死间,是指制造散布假情报,通过我方间谍将假情报传给敌间,诱使敌人上当,一旦真情败露,我间难免一死;所谓生间,就是侦察后能活着回来报告敌情的人。所以在军队中,没有比间谍更亲近的人,没有比间谍更为优厚奖赏的,没有比间谍更为秘密的事情了。不是睿智超群的人不能使用间谍,不是仁慈慷慨的人不能指使间谍,不是谋虑精细的人不能得到间谍提供的真实情报。微妙啊,微妙!无时无处不可以使用间谍。间谍的工作还未开展,而已泄露出去的,那么间谍和了解内情的人都要处死。凡是要攻打的敌方军队,要攻占的敌方城市,要刺杀的敌方人员,都须预先了解其主管将领、左右亲信、负责传达的官员、守门官吏和门客幕僚的姓名,指令我方间谍一定要将这些情况侦察清楚。

一定要搜查出敌方派来侦察我方军情的间谍,从而用重金收买他,引诱开导他,然后再放他回去,这样,反间就可以为我所用了。通过反间了解敌情,乡间、内间也就可以利用起来了。通过反间了解敌倩,就能使死间传播假情报给敌人了。通过反间了解敌情,就能使生间按预定时间报告敌情了。五种间谍的使用,国君都必须了解掌握。了解情况的关键在于使用反间,所以对反间不可不给予优厚的待遇。

从前殷商的兴起,在于重用了在夏朝为臣的伊挚,他熟悉并了解夏朝的情况;周朝的兴起,是由于周武王重用了了解商朝情况的吕牙。所以,明智的国君,贤能的将帅,能用智慧高超的人充当间谍,就一定能建树大功。这是用兵的关键,整个军队都要依靠间谍提供的敌情来决定军事行动。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7 23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enmu 于 2012-1-19 22:49 编辑

孙子原文

【始计第一】

  孙子曰: 

  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 

  故经之以五事,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:一曰,二曰,三曰,四曰,五曰。道者,令民于上同意,可与之死,可与之生,而不危也;天者,阴阳、寒暑、时制也;地者,远近、险易、广狭、死生也;将者,智、信、仁、勇、严也;法者,曲制、官道、主用也。凡此五者,将莫不闻,知之者胜,不知之者不胜。故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,曰:主孰有道?将孰有能?天地孰得?法令孰行?兵众孰强?士卒孰练?赏罚孰明?吾以此知胜负矣。将听吾计,用之必胜,留之;将不听吾计,用之必败,去之。 

  计利以听,乃为之势,以佐其外。势者,因利而制权也。兵者,诡道也。故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,近而示之远,远而示之近。利而诱之,乱而取之,实而备之,强而避之,怒而挠之,卑而骄之,佚而劳之,亲而离之,攻其无备,出其不意。此兵家之胜,不可先传也。 

 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;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多算胜少算,而况于无算乎!吾以此观之,胜负见矣。 

【作战第二】

  孙子曰: 

  凡用兵之法,驰车千驷,革车千乘,带甲十万,千里馈粮。则内外之费,宾客之用,胶漆之材,车甲之奉,日费千金,然后十万之师举矣。 

  其用战也,胜久则钝兵挫锐,攻城则力屈,久暴师则国用不足。夫钝兵挫锐,屈力殚货,则诸侯乘其弊而起,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。故兵闻拙速,未睹巧之久也。夫兵久而国利者,未之有也。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,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。 

  善用兵者,役不再籍,粮不三载,取用于国,因粮于敌,故军食可足也。国之贫于师者远输,远输则百姓贫;近师者贵卖,贵卖则百姓财竭,财竭则急于丘役。力屈中原、内虚于家,百姓之费,十去其七;公家之费,破军罢马,甲胄矢弓,戟盾矛橹,丘牛大车,十去其六。故智将务食于敌,食敌一钟,当吾二十钟;□①杆一石,当吾二十石。故杀敌者,怒也;取敌之利者,货也。车战得车十乘以上,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。车杂而乘之,卒善而养之,是谓胜敌而益强。 

  故兵贵胜,不贵久。 

  故知兵之将,民之司命。国家安危之主也。 

  [注:] 

  ①:“忌”加“艹”头。 

【谋攻第三】


  孙子曰: 

  夫用兵之法,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;全军为上,破军次之;全旅为上,破旅次之;全卒为上,破卒次之;全伍为上,破伍次之。

  是故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也;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故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攻城之法,为不得已。修橹□①□②,具器械,三月而后成;距堙,又三月而后已。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,杀士卒三分之一,而城不拔者,此攻之灾也。故善用兵者,屈人之兵而非战也,拔人之城而非攻也,毁人之国而非久也,必以全争于天下,故兵不顿而利可全,此谋攻之法也。 

  故用兵之法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,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故小敌之坚,大敌之擒也。 

  夫将者,国之辅也。辅周则国必强,辅隙则国必弱。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: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,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,是谓縻军;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,则军士惑矣;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,则军士疑矣。三军既惑且疑,则诸侯之难至矣。是谓乱军引胜。 

  故知胜有五: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,识众寡之用者胜,上下同欲者胜,以虞待不虞者胜,将能而君不御者胜。此五者,知胜之道也。故曰:知己知彼,百战不贻;不知彼而知己,一胜一负;不知彼不知己,每战必败。 

  [注:] 

  ①:[车贲]。 

  ②:“温”字“氵”旁换“车”旁。 

【军形第四】

  孙子曰: 

  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故善战者,能为不可胜,不能使敌之必可胜。故曰:胜可知,而不可为。不可胜者,守也;可胜者,攻也。守则不足,攻则有余。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,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,故能自保而全胜也。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,非善之善者也;战胜而天下曰善,非善之善者也。故举秋毫不为多力,见日月不为明目,闻雷霆不为聪耳。古之所谓善战者,胜于易胜者也。故善战者之胜也,无智名,无勇功,故其战胜不忒。不忒者,其所措胜,胜已败者也。故善战者,立于不败之地,而不失敌之败也。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,败兵先战而后求胜。善用兵者,修道而保法,故能为胜败之政。 

  兵法:一曰度,二曰量,三曰数,四曰称,五曰胜。地生度,度生量,量生数,数生称,称生胜。故胜兵若以镒称铢,败兵若以铢称镒。 

  称胜者之战民也,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,形也。 

【兵势第五】

  孙子曰: 

  凡治众如治寡,分数是也;斗众如斗寡,形名是也;三军之众,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,奇正是也;兵之所加,如以□①投卵者,虚实是也。 

  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海。终而复始,日月是也。死而更生,四时是也。声不过五,五声之变,不可胜听也;色不过五,五色之变,不可胜观也;味不过五,五味之变,不可胜尝也;战势不过奇正,奇正之变,不可胜穷也。奇正相生,如循环之无端,孰能穷之哉! 

  激水之疾,至于漂石者,势也;鸷鸟之疾,至于毁折者,节也。故善战者,其势险,其节短。势如扩弩,节如发机。纷纷纭纭,斗乱而不可乱;浑浑沌沌,形圆而不可败。乱生于治,怯生于勇,弱生于强。治乱,数也;勇怯,势也;强弱,形也。 

  故善动敌者,形之,敌必从之;予之,敌必取之。以利动之,以卒待之。故善战者,求之于势,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。任势者,其战人也,如转木石。木石之性,安则静,危则动,方则止,圆则行。 

  故善战人之势,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,势也。 

  [注:] 

  ①:“瑕”的“王”旁换“石”旁。 

【虚实第六】  

  孙子曰: 

  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。故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。能使敌人自至者,利之也;能使敌人不得至者,害之也。故敌佚能劳之,饱能饥之,安能动之。出其所必趋,趋其所不意。 

  行千里而不劳者,行于无人之地也;攻而必取者,攻其所不守也。守而必固者,守其所必攻也。故善攻者,敌不知其所守;善守者,敌不知其所攻。微乎微乎,至于无形;神乎神乎,至于无声,故能为敌之司命。进而不可御者,冲其虚也;退而不可追者,速而不可及也。故我欲战,敌虽高垒深沟,不得不与我战者,攻其所必救也;我不欲战,虽画地而守之,敌不得与我战者,乖其所之也。故形人而我无形,则我专而敌分。我专为一,敌分为十,是以十攻其一也。则我众敌寡,能以众击寡者,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。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,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,敌所备者多,则吾所与战者寡矣。故备前则后寡,备后则前寡,备左则右寡,备右则左寡,无所不备,则无所不寡。寡者,备人者也;众者,使人备己者也。故知战之地,知战之日,则可千里而会战;不知战之地,不知战日,则左不能救右,右不能救左,前不能救后,后不能救前,而况远者数十里,近者数里乎! 

  以吾度之,越人之兵虽多,亦奚益于胜哉! 

  故曰:胜可为也。敌虽众,可使无斗。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,候之而知动静之理,形之而知死生之地,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。故形兵之极,至于无形。无形则深间不能窥,智者不能谋。因形而措胜于众,众不能知。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,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。故其战胜不复,而应形于无穷。 

  夫兵形象水,水之行避高而趋下,兵之形避实而击虚;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敌而制胜。故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。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。故五行无常胜,四时无常位,日有短长,月有死生。 

【军争第七】

  孙子曰: 

  凡用兵之法,将受命于君,合军聚众,交和而舍,莫难于军争。军争之难者,以迂为直,以患为利。 

  故迂其途,而诱之以利,后人发,先人至,此知迂直之计者也。军争为利,军争为危。举军而争利则不及,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。是故卷甲而趋,日夜不处,倍道兼行,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将军,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;五十里而争利,则蹶上将军,其法半至;三十里而争利,则三分之二至。是故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。故不知诸侯之谋者,不能豫交;不知山林、险阻、沮泽之形者,不能行军;不用乡导者,不能得地利。故兵以诈立,以利动,以分和为变者也。故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掠乡分众,廓地分利,悬权而动。先知迂直之计者胜,此军争之法也。 

  《军政》曰:“言不相闻,故为之金鼓;视不相见,故为之旌旗。”夫金鼓旌旗者,所以一民之耳目也。民既专一,则勇者不得独进,怯者不得独退,此用众之法也。故夜战多金鼓,昼战多旌旗,所以变人之耳目也。 

  三军可夺气,将军可夺心。是故朝气锐,昼气惰,暮气归。善用兵者,避其锐气,击其惰归,此治气者也。以治待乱,以静待哗,此治心者也。以近待远,以佚待劳,以饱待饥,此治力者也。无邀正正之旗,无击堂堂之陈,此治变者也。 

  故用兵之法,高陵勿向,背丘勿逆,佯北勿从,锐卒勿攻,饵兵勿食,归师勿遏,围师遗阙,穷寇勿迫,此用兵之法也。 

【九变第八】

  孙子曰: 

  凡用兵之法,将受命于君,合军聚合。泛地无舍,衢地合交,绝地无留,围地则谋,死地则战,途有所不由,军有所不击,城有所不攻,地有所不争,君命有所不受。 

  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,知用兵矣;将不通九变之利,虽知地形,不能得地之利矣;治兵不知九变之术,虽知五利,不能得人之用矣。 

  是故智者之虑,必杂于利害,杂于利而务可信也,杂于害而患可解也。是故屈诸侯者以害,役诸侯者以业,趋诸侯者以利。故用兵之法,无恃其不来,恃吾有以待之;无恃其不攻,恃吾有所不可攻也。 

  故将有五危,必死可杀,必生可虏,忿速可侮,廉洁可辱,爱民可烦。凡此五者,将之过也,用兵之灾也。覆军杀将,必以五危,不可不察也。 

【行军第九】

  孙子曰: 

  凡处军相敌,绝山依谷,视生处高,战隆无登,此处山之军也。绝水必远水,客绝水而来,勿迎之于水内,令半渡而击之利,欲战者,无附于水而迎客,视生处高,无迎水流,此处水上之军也。绝斥泽,唯亟去无留,若交军于斥泽之中,必依水草而背众树,此处斥泽之军也。平陆处易,右背高,前死后生,此处平陆之军也。凡此四军之利,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。凡军好高而恶下,贵阳而贱阴,养生而处实,军无百疾,是谓必胜。丘陵堤防,必处其阳而右背之,此兵之利,地之助也。上雨水流至,欲涉者,待其定也。凡地有绝涧、天井、天牢、天罗、天陷、天隙,必亟去之,勿近也。吾远之,敌近之;吾迎之,敌背之。军旁有险阻、潢井、蒹葭、小林、□①荟者,必谨覆索之,此伏奸之所处也。 

  敌近而静者,恃其险也;远而挑战者,欲人之进也;其所居易者,利也;众树动者,来也;众草多障者,疑也;鸟起者,伏也;兽骇者,覆也;尘高而锐者,车来也;卑而广者,徒来也;散而条达者,樵采也;少而往来者,营军也;辞卑而备者,进也;辞强而进驱者,退也;轻车先出居其侧者,陈也;无约而请和者,谋也;奔走而陈兵者,期也;半进半退者,诱也;杖而立者,饥也;汲而先饮者,渴也;见利而不进者,劳也;鸟集者,虚也;夜呼者,恐也;军扰者,将不重也;旌旗动者,乱也;吏怒者,倦也;杀马肉食者,军无粮也;悬□②不返其舍者,穷寇也;谆谆□③□③,徐与人言者,失众也;数赏者,窘也;数罚者,困也;先暴而后畏其众者,不精之至也;来委谢者,欲休息也。兵怒而相迎,久而不合,又不相去,必谨察之。 

  兵非贵益多也,惟无武进,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。夫惟无虑而易敌者,必擒于人。卒未亲而罚之,则不服,不服则难用。卒已亲附而罚不行,则不可用。故合之以文,齐之以武,是谓必取。令素行以教其民,则民服;令素不行以教其民,则民不服。令素行者,与众相得也。 

  [注:] 

  ①:“翳”加“艹”头。 

  ②:[垂瓦]。 

  ③:[讠翕]。 
【地形第十】

  孙子曰: 

  地形有通者、有挂者、有支者、有隘者、有险者、有远者。我可以往,彼可以来,曰通。通形者,先居高阳,利粮道,以战则利。可以往,难以返,曰挂。挂形者,敌无备,出而胜之,敌若有备,出而不胜,难以返,不利。我出而不利,彼出而不利,曰支。支形者,敌虽利我,我无出也,引而去之,令敌半出而击之利。隘形者,我先居之,必盈之以待敌。若敌先居之,盈而勿从,不盈而从之。险形者,我先居之,必居高阳以待敌;若敌先居之,引而去之,勿从也。远形者,势均难以挑战,战而不利。凡此六者,地之道也,将之至任,不可不察也。 

  凡兵有走者、有驰者、有陷者、有崩者、有乱者、有北者。凡此六者,非天地之灾,将之过也。夫势均,以一击十,曰走;卒强吏弱,曰驰;吏强卒弱,曰陷;大吏怒而不服,遇敌怼而自战,将不知其能,曰崩;将弱不严,教道不明,吏卒无常,陈兵纵横,曰乱;将不能料敌,以少合众,以弱击强,兵无选锋,曰北。凡此六者,败之道也,将之至任,不可不察也。 

  夫地形者,兵之助也。料敌制胜,计险隘远近,上将之道也。知此而用战者必胜,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。故战道必胜,主曰无战,必战可也;战道不胜,主曰必战,无战可也。故进不求名,退不避罪,唯民是保,而利于主,国之宝也。 

  视卒如婴儿,故可以与之赴深溪;视卒如爱子,故可与之俱死。厚而不能使,爱而不能令,乱而不能治,譬若骄子,不可用也。

  知吾卒之可以击,而不知敌之不可击,胜之半也;知敌之可击,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,胜之半也;知敌之可击,知吾卒之可以击,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,胜之半也。故知兵者,动而不迷,举而不穷。故曰:知彼知己,胜乃不殆;知天知地,胜乃可全。 

【九地第十一】

  孙子曰: 

  用兵之法,有散地,有轻地,有争地,有交地,有衢地,有重地,有泛地,有围地,有死地。诸侯自战其地者,为散地;入人之地不深者,为轻地;我得亦利,彼得亦利者,为争地;我可以往,彼可以来者,为交地;诸侯之地三属,先至而得天下众者,为衢地;入人之地深,背城邑多者,为重地;山林、险阻、沮泽,凡难行之道者,为泛地;所由入者隘,所从归者迂,彼寡可以击吾之众者,为围地;疾战则存,不疾战则亡者,为死地。是故散地则无战,轻地则无止,争地则无攻,交地则无绝,衢地则合交,重地则掠,泛地则行,围地则谋,死地则战。 

  古之善用兵者,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,众寡不相恃,贵贱不相救,上下不相收,卒离而不集,兵合而不齐。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止。敢问敌众而整将来,待之若何曰:先夺其所爱则听矣。兵之情主速,乘人之不及。由不虞之道,攻其所不戒也。 

  凡为客之道,深入则专。主人不克,掠于饶野,三军足食。谨养而勿劳,并气积力,运兵计谋,为不可测。 

  投之无所往,死且不北。死焉不得,士人尽力。兵士甚陷则不惧,无所往则固,深入则拘,不得已则斗。是故其兵不修而戒,不求而得,不约而亲,不令而信,禁祥去疑,至死无所之。 

  吾士无余财,非恶货也;无余命,非恶寿也。令发之日,士卒坐者涕沾襟,偃卧者涕交颐,投之无所往,诸、刿之勇也。故善用兵者,譬如率然。率然者,常山之蛇也。击其首则尾至,击其尾则首至,击其中则首尾俱至。敢问兵可使如率然乎?曰可。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,当其同舟而济而遇风,其相救也如左右手。是故方马埋轮,未足恃也;齐勇如一,政之道也;刚柔皆得,地之理也。故善用兵者,携手若使一人,不得已也。 

  将军之事,静以幽,正以治,能愚士卒之耳目,使之无知;易其事,革其谋,使人无识;易其居,迂其途,使民不得虑。帅与之期,如登高而去其梯;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,而发其机。若驱群羊,驱而往,驱而来,莫知所之。聚三军之众,投之于险,此谓将军之事也。 

  九地之变,屈伸之力,人情之理,不可不察也。 

  凡为客之道,深则专,浅则散。去国越境而师者,绝地也;四彻者,衢地也;入深者,重地也;入浅者,轻地也;背固前隘者,围地也;无所往者,死地也。 

  是故散地吾将一其志,轻地吾将使之属,争地吾将趋其后,交地吾将谨其守,交地吾将固其结,衢地吾将谨其恃,重地吾将继其食,泛地吾将进其途,围地吾将塞其阙,死地吾将示之以不活。 

  故兵之情:围则御,不得已则斗,过则从。 

  是故不知诸侯之谋者,不能预交;不知山林、险阻、沮泽之形者,不能行军;不用乡导,不能得地利。四五者,一不知,非霸王之兵也。夫霸王之兵,伐大国,则其众不得聚;威加于敌,则其交不得合。是故不争天下之交,不养天下之权,信己之私,威加于敌,则其城可拔,其国可隳。 

  施无法之赏,悬无政之令。犯三军之众,若使一人。犯之以事,勿告以言;犯之以害,勿告以利。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。夫众陷于害,然后能为胜败。 

  故为兵之事,在顺详敌之意,并敌一向,千里杀将,是谓巧能成事。是故政举之日,夷关折符,无通其使,厉于廊庙之上,以诛其事。敌人开阖,必亟入之,先其所爱,微与之期,践墨随敌,以决战事。是故始如处女,敌人开户;后如脱兔,敌不及拒。 

【火攻第十二】

  孙子曰: 

  凡火攻有五:一曰火人,二曰火积,三曰火辎,四曰火库,五曰火队。 

  行火必有因,因必素具。发火有时,起火有日。时者,天之燥也。日者,月在箕、壁、翼、轸也。凡此四宿者,风起之日也。凡火攻,必因五火之变而应之:火发于内,则早应之于外;火发而其兵静者,待而勿攻,极其火力,可从而从之,不可从则上。火可发于外,无待于内,以时发之,火发上风,无攻下风,昼风久,夜风止。凡军必知五火之变,以数守之。 

  故以火佐攻者明,以水佐攻者强。水可以绝,不可以夺。 

  夫战胜攻取而不惰其功者凶,命曰“费留”。故曰:明主虑之,良将惰之,非利不动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战。主不可以怒而兴师,将不可以愠而攻战。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上。怒可以复喜,愠可以复说,亡国不可以复存,死者不可以复生。故明主慎之,良将警之。此安国全军之道也。 

【用间第十三】

  孙子曰: 

  凡兴师十万,出征千里,百姓之费,公家之奉,日费千金,内外骚动,怠于道路,不得操事者,七十万家。相守数年,以争一日之胜,而爱爵禄百金,不知敌之情者,不仁之至也,非民之将也,非主之佐也,非胜之主也。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,成功出于众者,先知也。先知者,不可取于鬼神,不可象于事,不可验于度,必取于人,知敌之情者也。 

  故用间有五:有因间,有内间,有反间,有死间,有生间。五间俱起,莫知其道,是谓神纪,人君之宝也。乡间者,因其乡人而用之;内间者,因其官人而用之;反间者,因其敌间而用之;死间者,为诳事于外,令吾闻知之而传于敌间也;生间者,反报也。故三军之事,莫亲于间,赏莫厚于间,事莫密于间,非圣贤不能用间,非仁义不能使间,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。微哉微哉!无所不用间也。间事未发而先闻者,间与所告者兼死。凡军之所欲击,城之所欲攻,人之所欲杀,必先知其守将、左右、谒者、门者、舍人之姓名,令吾间必索知之。敌间之来间我者,因而利之,导而舍之,故反间可得而用也;因是而知之,故乡间、内间可得而使也;因是而知之,故死间为诳事,可使告敌;因是而知之,故生间可使如期。五间之事,主必知之,知之必在于反间,故反间不可不厚也。 

  昔殷之兴也,伊挚在夏;周之兴也,吕牙在殷。故明君贤将,能以上智为间者,必成大功。此兵之要,三军之所恃而动也。

x 0 我要送花

x 1
发表于 2012-1-17 23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举手表示支持...  =] 期待你的孙子兵法...
留个位置...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7 2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举手表示支持...  =] 期待你的孙子兵法...
留个位置...
Jazz 发表于 2012-1-17 23:13


哗,你这么快就来了,果然兵贵神速,一定成为兵家!

x 0 我要送花

x 1
发表于 2012-1-17 2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超赞啊!!
说不定受用无穷!!

x 0 我要送花

x 89
发表于 2012-1-17 23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来来,听书的时间到了,肯牧讲孙子兵法~~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8 0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enmu 于 2012-1-18 03:34 编辑

学游泳就得下水

孙子兵法,在市面上注解的十分多,研究的人也不少。我们不禁要问一个根本问题:有多少人读了兵法而创业成功的?

针对这个问题,大家都像瞎子吃萤火虫啦:心知肚明!没有多少人是读了兵法而创出一般事业来的!兵书是好书,兵法是好法,求知人是好人,为什么全部好的东西,合在一起后,却没有好的结果呢?为什么弄到最后书是书,法是法,人是人,lu3 zo4 lu3, gua3 zo4 gua3 ni?(你作你,我作我呢?)

所以呀,我阿肯认为,在没有深入解释兵法之前,得把这个根本问题研究一下。我上次在论坛中多次提到兵法,很多坛友都提起有读过兵法,但是不会运用。没解决这个问题是不行的,不然我阿肯写兵法写到手歪,读的人也读到脑袋歪左,不是很冤枉咩?

学习是渐进的

阿林哥常说,好的书,要一直看一直翻,翻到书烂了,你的学问就成就了。

要如何去看如何去翻兵书书呢?阿林哥说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:每翻一次,每章只盯一句。不要尝试去了解整个章节,盯死一句就好了。反正孙子兵法只有十三章,翻读时,每章只专注一句是不难的。然后要用心思去了解这一句话的含义。再自己分析有没有一些战役的胜负,或一些企业的成败是和这句话有关系的?也可以自己反省,自己办的事,多少是可以按着这句话来进行的?

为什么要反复的思维呢?反复的思维,反省,就会慢慢的把书中的知识变成自己的知识。这不只是学习兵法,学习任何知识能这样推敲是最有效的。

学游泳就得下水

每当有人和阿林哥说读了兵法不会运用时,阿林哥会对他们提个问题:一个不会游泳的人,买了一本教导泳术的好书。这个人把书从头读到尾,从尾读到头,但是从来就没下过水。你把这个人丢进水里,会有什么结果呢?那人肯定会被淹死啦。他不是把泳书读到tap tap dim了咩?为什么还会被水淹死呢?这一点也不奇怪。因为他读泳书时没有下水,没有被水呛过鼻子,没有在慌忙中喝进池水,没有扎好游泳的基本功,没有体会学游泳时得先学浮水。学游泳呀,不是一跳下水就能像青蛙那样游得很happy的。

除了游泳,阿林哥也常用学习钢琴来做个比喻。一个人买了学习钢琴的书,从第一级读到第八级,但从来没碰过钢琴。你把他推上台去表演,结果如何呢?那时钢琴是钢琴,人是人,观众是观众。。。

书中得来方觉浅

爱国诗人陆游(1125-1210),曾经写过一首很好的诗"冬夜读书示子聿":

古人学问无遗力,少壮功夫老始成。
纸上来得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

子聿是陆游最小的儿子,这是一首很有名的家训。是说古人在学习时,努力的学,不断的问。从少壮时打下基本功,到老了学问才会有成就。纸上得来的知识,始终都是不够深入的,你要知道,学习知识是必须要亲历亲为的。

所以纸上学来的知识,自己要是不亲历,毕竟只是纸上谈兵,成不了气候的。

那么,要如何亲历兵学呢?

师承的重要性

在学习游泳或学习弹钢琴时,如果有个教练,学习起来就会有进步。我们再多举个例子,市面上有很多学习草药的书籍,有多少人看了草药书之后就成为草药医师的呢?除非那个人是个天才,不然很难在草药学上无师自通的。如果学习者有上草药班,跟随医师上山采药,在临床上努力实习,几年后,学习者就会成了一名医师。而不是整天翻草药书就会懂得草药的。所以师承是重要的。

论坛是能起到师承作用的,能使学习达到更好的效果。这是论论坛最大的优势。因为我们能够列出不少的案例。作出解释和分析。能够透过不少的故事把主题思想标出来。大家有疑问也可自由发问。这对学习是很有帮助的。这也让作者,比自己在家闭起们来写书还要有效。因为论坛上知识的开展,是大家同心协力的结果,不是作者自己一个人决定了算。所以大家有疑问必须多多发问。对一些观点不认同的话,也要提出自己的意见。这样来回学习提问,相信可以达到师承的效果。

再进一步说,德信的发展史就是孙子兵法的一部演绎。至少,这是兵法的具体运用,不是纸上谈兵把大家带到荷兰去。大家可以研究德信在兵法上的运用。或许你可以把它用在你的事业上,让人生产生美丽的浪花。读读德信的故事,也算是一种师承吧。

兵法是分析工具

开始学习兵法时,不可能一学马上就会运用。就像学习游泳,不可能一学马上跳进水中就能游来游去。首先得抓住浮圈学习浮水,慢慢改进泳术。学习兵法也是一样的;还没有运用前先学习用兵法来分析一些事业的成败,一些战役的胜负等等。我在讲解兵法时会讲讲一些战役,用兵学的角度来分析胜负的原因。也会讲一些企业的故事,分析事业成败的原因。最重要的,也讲讲阿林哥运用孙子兵法来创业的故事。希望故事讲多了,大家看了心情愉快,兵学就会不知不觉的融入大家的生活里,成了自己的知识,不再是纸上的知识了。

修身养性

人生呀,是由一连串的决定所组成的。我们从早到晚,从年轻到年老,每天都得面对生活的压力,得作出各种各样的决定。年轻时得决定要上那间好学校,到大学时得决定修什么系。修完后要申请怎样的工作。然后得决定要不要创业,创业时要不要和人合作,要如何开始,如何长久经营,做强做大等等等等。决定,决定,再决定。。。

一旦做了决定,当然,有的是好决定,带来了成功的欢乐。有时头脑发热,作出了糊涂决定,尝到失败的苦果。人生就像过山车,又起又落。就像有些人投资股票(这是好听的话,不好听的话就是投机股票),血压随着股价上下。那么,我们回想起来,难道人生就是这么无奈?

要解决人生问题,就要有好的哲理

我多次提到,孙子兵法是从易经的哲理中演绎出来的。那个时候,差不多每个读书人都有读过易经的。现在都读易经的不多了。读的人都忙着算命,不算还好,越算他的命越乱。和兵法风牛马不相及。所以我们讲解兵法时,时不时会引进一些哲理。兵法是教你取胜之道。没有叫你后退之道。人生呀,有进必定有退,有退也终究有进。所以,我们在兵法中要融入哲理。这是阿林哥讲解兵法时和许多人不同之处。

我的本意是,兵学是可以提升到修身养性的层面,但不会干涉到你所相信的宗教。所谓喝茶有茶道,舞剑有剑道,连喝茶舞剑都能成为道学,那兵学岂不能成为兵道?

我们把兵学和哲理融合,提升为兵道,可修身养性。阿林哥说,兵家是不会患忧郁症的,因为人生有了明确的办事法则,思想和情绪就不会混乱了。学习兵法,就会正面的看待得与失。得失之间再怎样的波动,都影响不了兵家的心。因为看破得与失,本来就是兵家本色!

我阿肯的说教到此为止,接下去要讲故事了。希望大家欢喜!

x 0 我要送花

x 1
发表于 2012-1-18 00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要洗耳恭听

x 0 我要送花

x 15
发表于 2012-1-18 0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,支持!

x 0 我要送花

x 1
发表于 2012-1-18 0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6# kenmu


哈哈 对孙子兵法有兴趣很久了...
像你所说的,师承很重要.. 自己闭门修行事倍功半啊...
希望能透过这里学习学习,运用在生活上...
哈哈, 感谢无私分享 =] {:4_84:}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8 0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大家的支持。。。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8 0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enmu 于 2012-1-18 03:14 编辑

每章一句系列

从这一节开始,我们就会每章选一句来讲故事,如第一章的【始计第一】,我们选中了【 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,就集中精力来解说这一句。会连续的讲出几个故事,以期大家读了能够熟悉这句话。接下去於此类推,一章一句的讲解下去。讲完又回到第一章时,又再标出另外一句。就这样,我们就一回一回的一章一句,把孙子兵法一遍又一遍的讲。希望越讲越明白,大家温习兵法时,也是那样的一章一句的读,最后一定会有成就的。

一章一句的作用是很大的。阿林哥回忆整本孙子兵法时,觉得兵法对对德信的发展,有几句话产生了绝对性的影响,那就是:

1. 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
2. 正合奇胜
3. 善战者,立于不败之地而后求战
4. 不受制於人

兵法中的一句话,往往促进了整个的企业精神。一句话的精读,往往好过对整部兵法的散漫阅读。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8 02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enmu 于 2012-1-18 03:50 编辑

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系列

芒果树下的叮咛

阿林哥早年是在印度工艺大学(  IIT: 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)进修土木工程系的。 在大学求学时,毕业论文是钢缆拉索桥(Cable Stayed Bridge). 如果大家不知道什么是钢缆拉索桥的话,看看槟威大桥就对了。那是一座标准的钢缆桥。

当时他的导师是Niyogi教授. 名字像日本人,却是道地的印度导师。他是印度四大著名的桥梁大师之一。许多印度的大桥都是他设计的。阿林哥刚动手作论文时,很不巧Niyogi教授被升级为土木工程系的系长(The Dean)。 拉索桥在所有桥梁设计中是最难设计的。Niyogi 教授丢了三本书和一些资料给阿林哥,吩咐阿林哥试试设计看。

由于导师实在忙,阿林哥不大想去干扰他,前后只是见了他三次,提问一些棘手的设计问题。过后阿林哥提前把桥设计出来了。当他把桥的设计给导师过目时,那导师高兴极了。他问阿林哥,这是你自己设计的吗,阿林哥说是的。Niyogi教授孤僻出名,平常不苟言笑,发起脾气来不是开完笑的。他看着阿林哥的设计,竟然露出难得的笑容。他跟阿林哥说,他教书多年,在没有他全面指导下,能独自完成钢缆拉索桥设计的就只有你一个。那时阿林哥也要毕业了,他对阿林哥说,我也没有教你多少东西,你还没有回大马时,来我的家吃个晚饭吧。

被NIgoyi教授请回家吃晚饭是件大事,这也是破天慌的。大家都说没听过他有请人到家中吃饭的。阿林哥依约前来,和导师吃了一顿晚饭。晚饭后,Niyogi教授带阿林哥到庭院的一颗芒果树下,和阿林哥聊了起来。这一聊呀,改变了阿林哥的一生。首先,教授要阿林哥继续进修下去。由于阿林哥的成绩良好,在他的推荐下,可以直接进修博士。但阿林哥说不读了,因为家中经济不行,得回去找份工作协助家里。教授直截了当的对阿林哥说。你能独自一个人把论文做出来,是个科研人才。你必须进一步学习,如果当个普通的工程师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'

那时阿林哥要毕业了,想到可以工作赚钱了,能协助家中经济困难的的局面,对进一步学习的意愿不高。教授看看阿林哥为了经济问题,不想进修博士。教授对阿林哥说,经济问题不应该干扰进修的。不然这么办把,我写封信给曼谷的工艺大学,他们和我关系良好。在我的推荐下,会给你一份奖学金的。你到曼谷去,离你的家近了,可以放心的进修。阿林哥还是婉拒了他,现在只想做工,不想进修了。

教授叹了一口气。就说,好吧,如果你真的的要做个工程师,我就讲讲一下设计桥的经验,你就好好的听着把。首先,你不可一接到工就忙着设计。把桥设计出来,那本身是没什么了不起的。我们身为工程师,设计是我们的职业,这没什么好骄傲的。就像一个木匠制造出一把漂亮舒适的木椅,没什么好说的,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。当人家叫你设计桥梁,第一件事你必须到要建桥的地方收集资料。要看看:第一,这地方真的需要一座桥吗?不要因为一些政客的喧吵,附近都有桥了,还闹着要建。建桥是很耗资的。管他们怎样子去叫闹都好,不应该建的话就是他们把你辞职了你也不要建。第二,要建的话,究竟要建什么样的桥呀?小河的话,建个涵洞桥(culvert,就是那种放个涵洞在河中,上面铺上泥土,十分简单的桥)就行啦,为何要建钢骨水泥桥呢?第三,桥上交通流量是多少?大型车辆的负重是多少。全部要搞清楚。第四,如果有人丢下前人设计过的桥,叫你引用这些图,吩咐你签字。在还没有签字之前,要从新设计印证,看看设计出来的,和原本的设计有没有出入。有出入的话,不可签字。第五,如果桥是建立在烂泥上,不可为了省材料用门式刚架(portal frame design,一种两头锁死的门架)。我们要知道, 桥面是不可和桥墩绑死的,不然桥墩稍微沉下去你的桥就完蛋了。他还列出很多的经验,我也不提了(这里毕竟是股票论坛,不是工程论坛哦)。

教授的根本思想有几个。你身为专业人士,当你在做你的专业事务时,没什么好骄傲的。一个好的工程师,不是看他设计好不好,连设计都搞不好的,还配叫工程师吗?一个工程师设计出好的设计,那是他必须履行的本职,没什么稀奇的。一个工程师的好坏,是看他有没有收集到齐全的资料。资料齐全了,作出实用的设计,那才是好的工程师。

还有,别人给你的资料,一定要应证过才可以用。不可把别人交给你的资料,没进一步调查就直接采用,那是极端危险的。别人交来的图,要你签字,你不可以偷懒,一定要应证这个设计。教授虽然没读过兵法,这就是'校之以计'。校之就是要比较,要印证的意思(compare and confirm)。资料没有印证,是会产生严重后果,把你带到荷兰的。

最后,他还给了阿林哥一个告诫,一个忠告。告诫是我们身为一个专业人士,要有专业情操。你是我的学生,不要因为贪污受贿而失去了我们的骄傲。工程师是很容易被人行贿的。国家和人民投了大量的金钱训练我们,把期望放在我们身上,行使专业知识和专业情操,是报答他们最好的方式,那里可以受贿呢?有本事我们就靠自己的学识来谋生。最后,他给阿林哥一个十分重要的忠告。那就是,一旦发现工程师的生涯不适合,你就要要当机立断,把这工作放下继续进修。他说阿林哥的性格,是应该作研究和对科技作出贡献,而不是当一个普通的工程师。这教授平时不只是教导学生,连他们的性格都了如指掌,实在厉害。阿林哥开始了工程师生涯后,事情就像教授所预测的,并不顺利,这以后我会再详细的写。每次事情不顺时,他就想到导师的话,经过多年的运筹,终于全面的放下工程师的工作,创办了德信。教授的忠告多多少少是起了作用的。要是没有那个忠告,嘿嘿,可能今天也没有德信。我们大家只好喝粥去了。

我这个故事,是有提到几方面的事情。但是,最重要的,是一个工程师的好坏,并不是看他的设计。而是设计之前的资料收集,情况分析,一切都就绪后才下手设计。那才是一个好的工程师。阿林哥没和教授倾聊之前,就一直认为,能把困难的设计弄出来,就是优良的工程师了,这一点阿林哥是有把握的,因为他的数理根基很好。不过导师说,那本来就是你该做的事,有什么好骄傲?能把资料收集齐全,才是好的工程师。这个论说呀,影响了阿林哥的一生。德信今天之所以会成功,这个'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'的教诲,是影响巨大的。每次人家称赞德信的灵芝种得好时,阿林哥就会反省,把灵芝种好,本来就是德信应该做的,能够收集好市场资料,筹划出一个好的市场方案,那才是真正的本事。比去很多搞科研的,有了一些成果突破,就喜滋滋的以为大事完成了,可以享受科研成果了,这和阿林哥的认知是有很大误差的。身为科研人才,把科研办好来,本来就是你的工作,有什么稀奇的?有本事就运筹帏幄,收集资料,把科研结果成功推出市场,那才是一个好的科研人才。

当然,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,不只是如此而已,其他的我们下次再谈。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8 02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enmu 于 2012-1-18 04:12 编辑

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系列

乡间小桥

阿林哥一生人只打过一份工,那就是在慕达区发展局(MADA)当水利工程师。这份工呀,一打就是整整十年。一天也不多,一天也不少。他在1984年8月1日上任,1994年7月31日离职全面掌管德信。这份工累计的经验,影响至深。要了解德信的发展史,对阿林哥任职时发生的故事,点点滴滴的累计起来,会帮助我们了解德信的运作模式的。

由于阿林哥的毕业论文是桥梁。在慕达上班时,就被置放在设计乡村桥梁的职位上。其实,那个桥的设计已经有了,是四米,六米到十四米等的规范桥梁。你只要量看河面有多宽,把这些规范桥放上去就行了,不必去设计桥面的。阿林哥把这些规范设计拿来一看,马上就发现有不妥的地方。这规范设计,有四米的,六米的,但到了八米,却把八至十四米的全部归同一个规范图。阿林哥在大学时,专攻桥梁。把桥的设计算了又算,打下深厚的基本功。对桥梁是有一种近乎直觉反应的认知。他知道桥一旦超过12米后,由于负重量加大了,其设计是会有变化的。不可能8米的和14米的桥共用同一个设计。

阿林哥马上想起导师的教诲,要把名字签上去时,你必须要运算核准过。所以他马上动手计算8米,10米,12米和14米的设计。发现12米和14米的设计和原图差别很大。现有的钢筋是远远不够的。结果阿林哥向上司把这情况反映出来。

上司就把这图的设计工程师找来,吩咐他把那些桥的设计拿出来印证一下。这工程师是美国一所军校工程大学毕业的。为人粗犷像个军人一样,最喜欢开人家的玩笑,尤其对那些从印度求学回来的,常常抓来嘲笑一般。说印度这样落后的国家那里能训练出什么工程师来?常常用手搭在那些从印度求学回来的工程师肩膀上,哈哈大笑。不过这次他遇到对手了,面对的是更加乖蓝的阿林哥,最后笑不出来了。

开始时他说设计草稿没有了,找不出来。阿林哥说找不出来那麻烦你重算一次。他说重算可是麻烦的事。阿林哥说麻什么烦,几天就算出来了。他跟阿林哥说,你知道吗,我以前在大学里是受过军事训练的,学到了许多人没办法学到的东西。阿林哥说谢谢你的军事故事,但我还是要那计算草稿。他说你知道吗,印度人设计东西是印度账来得,eka unna trika 嘻嘻嘻嘻。阿林哥说印度账也好,孟加拉账也好, 你的设计草稿在那里?在阿林哥死缠烂打之下,美国牛仔被印度因个波令夜击倒了,找出了几张草草计算的草稿丢给阿林哥。

阿林哥一看这个草稿,差点中暑昏倒。美国牛仔把8米的桥,和14米的桥加在一起,得到22米。再除以2,平均得到11米,计算12米,嘿嘿,还多出一米呢。就算出12米的桥,把图通通用在8至14米。阿林哥去找他,说12米的设计只能用在12米以下,那里可以用在14米呀?他说就知道印度佬是没有想象力的。你傻的啦,设计时我们不是把负重加大了吗?再说在柑榜那里有什么车呀,多出两米算什么?阿林哥说你知不知道12米是个临界长度,12米后桥的设计是有变化的。你至少也要算算14所用的钢筋是多少。真的相差不多没话说,要是差太远那就不行的。那工程师说我不管了,现在桥是你的baby(宝贝),你自己料理去吧。阿林哥差点中暑多一次。

阿林哥把对方的草算纸和自己的计算去见了上司,结果上司带阿林哥去见最高的上司。那是一个人见人怕的主管。曾经把一个设计得很烂的设计图当着一个工程师的面撕烂,把那人骂得到厕所呕吐了一般,十分惊人。阿林哥向他解释了局面后。他详细的看看阿林哥的草算,和牛仔的草算。阿林哥说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表情。他看完草算后,汗马上从脸旁流了下来。他对阿林哥的上司说,快,快点写信。写什么信呢?写信给所有的区部,任何桥在12米到14米的马上停工!还有,把原图的设计者现在就跟我叫来。听说这次牛仔被修理到变成牛排,笑不出来了。

桥的新设计就落在阿林哥的身上了。阿林哥在上次重算时是假设桥的负重是30吨。这时候,阿林哥发挥了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的精神了。问了许多的工程师,这30吨负重量是怎样来?。大家都说,以前是15吨,现在车辆多了,双倍那个负重,应该是这样吧。又有的说,乡间最多允许六轮罗里进入。六轮最多负重8吨。加上车身,因该不会超过15吨。现在加倍成了30吨,是很足够的。

阿林哥又想起来导师的教诲。建桥,一定要去场地收集数据。阿林哥就坐了慕达的吉普车到乡下考察。阿林哥问村民,你们这边运稻谷的罗里,是几轮的?大家都说是十轮。阿林哥马上警惕起来。十轮罗里和六轮罗里,就像是大象和水牛,负重差很多的。阿林哥再问,每次载多少包米呢?村民说堆到满满成丘,都不知道是多少包。

那时候刚好是稻米收割期。阿林哥就整天跑乡间拍相片,记录罗里的重量。那时是有明文规定乡间最多可允许六轮罗里。但是根本就没人理会。见到的决大部分是十轮罗里。有时连大军车都有。还不只这些,笨重的割稻机也置放在大型罗里上,直接运去乡下。阿林哥回去详细的算了算。30吨的负重假设是不够的。

上司们都急着要桥的设计快点弄出来。看着阿林哥整天往乡下跑,直接上司急了。到了第三个星期,上司等不下去了。看看阿林哥还没有动手设计,十分不满。那时候阿林哥和一些工程师几个人在一个开放式的办公室内,里面有个咖啡机。这天,上司来到室内自己泡了杯咖啡,看看阿林哥忙着计算,就走过来看看进展如何。他问阿林哥,桥设计得如何啦?阿林哥说快了,现在要完成负重的计算。这上司听到阿林哥在算负重,到口的咖啡差点喷了出来了。他埋怨说,这30吨是大家公认的标准,你还在算什么呀?阿林哥就把拍到大辆罗里超重荷载,割稻机载在大卡车上的相片拿出来,也展示自己的计算,30吨看来是过时了。上司看了看,就对阿林哥说,怎样都好,你快点设计,上头现在追的很紧。

阿林哥把计算到手的载重,再查现有的负重规范系统,发现和高速公路的负重接近。就采用高速公路负重的规范来设计。只用了一个礼拜就设计和把画好了。上司就带他去见那个发怒时眼睛好像会凸出来的头顶上司。

那大上司看了看图,问阿林哥你的负重规范是多少。阿林哥说是用高速公路的负重规范。那大上司一听到高速公路这句话,整个人跳了起来。他指着阿林哥大骂,你以为你在设计JKR大路上的桥呀?你知道你是在那里上班的吗?乡村的桥怎么可以用高速公路的标准?你以为我们这个部门是有无限的拨款(unlimited fund)呀?能够让你这样的挥霍?阿林哥还来不及辩驳就受了大上司机关枪式的一轮责骂。

针对这个指责,阿林哥是有准备的。连忙把相片拿出来,你看,有图为证。再出示自己的计算,这些卡车,堆满了稻米,重得要死,30吨是不足够的。没展示相片还不要紧,越展示大上司越气。他指着阿林哥的鼻子,大声的问,你知不知道他们是犯法的?他们犯了法?你这个蠢蛋也要跟他们同一条路?又是一轮的责骂。眼睛都要凸出来了,十分可怕。

但是阿林哥不买大上司的账。他说这些人犯法,那是警察的问题。可不是我们工程师的问题。我所关注的是设计出来的桥,会不会倒呀?会倒的话我绝对不会把我的名字签上去。还有,这些卡车不只载重很高,还把车停在桥上,一包又一包的稻米丢到车上,好像在打桩一样,现有的负重规范是应付不了的。把那些庞然大物的割稻机载在大卡车上,这些桥也是应付不了的。阿林哥一面解说,大上司一面的骂。那时都下班了,大上司和阿林哥的嗓子平平大声。许多工程师从上司房间走过,透过大玻璃窗看看阿林哥。(他们得表情好像是说,阿林呀,你今天是死鱼了。)

阿林哥和大上司的争执争到傍晚七点多,争了三个多小时,天都暗了。夹在中间的直接上司满头大汗,一直劝阿林哥,年轻人,冷静点,冷静点。(young man, cool down, cool down.)到最后直接上司和大上司说,天晚了,我们明天再讨论吧。就一把把阿林哥拉出去了。在回去收拾东西放工回家时,他对阿林哥说,你一定是疯了。没有人敢和大头这么争执的。

对于这个争执,阿林哥是不理的。这三个礼拜来的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,已经十分肯定30吨的假设是不成立的。管他高速公路不高速公路,这是为唯一的抉择。所以不论上司如何施压,阿林哥就是不引用30吨。最后上司也恼火了,就警告阿林哥,你再不服从命令,就要对你采取纪律处分了。阿林哥没办法,最后仿照以前的设计计算出30吨负重的桥。然后计算出差额,30吨的桥和高速公路的桥价差只有五千元左右!

就在阿林哥和上司争得面红耳赤时,发生了几起事件,帮了阿林哥一把。这时忽然传来几座桥差不多同时候断了的消息。还拍了相片。阿林哥也看过那些相片。有一个是一辆卡车载着割稻机,把桥压跨了。另一张相片,一辆十轮罗里,在稻米一包一包的丢上去时,丢到最后桥中的桥墩压下,两个桥面塌成V字形,和阿林哥的预测一模一样!

幸亏是这样,高速公路的规格大家只好接受了。阿林哥也努力的向顶头上司推销,你看,30吨和高速公路规范,毕竟相差不大,几千元罢了,便宜便宜的。大上司详细的看了阿林哥的图测,再和旧的桥比较。又跳起来了。因为阿林哥的桥是没有栏杆的。而且设计都是长方直线,不像旧桥很多地方勾勾斜斜,看来十分漂亮。最要命的,阿林哥的设计,桥面只是简简单单的放在桥墩上。桥墩也是长方直线,两旁没有凸上来的抓角建设,把桥面捉住,旧图的本意是万一水太大,冲击桥面时,桥墩两头的抓角能抓住桥面,不让桥面被冲下河流。阿林哥的设计没有抓角,桥墩承担桥面的地方直直平整,是种直接了当的设计。看起来清汤挂面式的,怪不得又便宜又大块。

阿林哥的鼻子又有难了。大上司又指又骂,你的桥没有栏杆,那小孩子跌下河怎么办呀?阿林哥又拿出他的【索之以情】的杰作。展示了许多乡村的桥,栏杆都被罗里撞烂撞掉了。那是由于栏杆的杆脚,只是4寸厚的水泥,一被罗里撞破,由于水泥太小,栏杆是修复不了的。就是勉强修复了,罗里轻轻再撞,栏杆又掉了。结果决大部分的桥都没栏杆,因为掉光了。阿林哥对上司说,我的桥虽然长方直线,但是桥的边阶(kerb)设计了两尺宽。有车辆的话,行人可以站上去,小孩那里会跌下河呀?如果那鲁莽的罗里,敢来撞我的桥边阶,嘿嘿,我要看看是我的桥破还是他的轮胎破。再说,以前的桥面只有3.2米,罗里是很难转进去的。现在我把桥面扩大为4.2米。大辆车呀,mou man tai 啦,轻松过桥。

大上司还是跳了又跳。你的桥墩没有抓角抓着桥面,大水一冲不是到河里报到了?阿林哥拿出计算来。那小小的抓角有什么力呀?真的有水冲来,不但保不了桥面,连桥墩也一起报销,桥也断,桥墩也毁。最危险的,这种设计,桥要断的话是忽然断的(abrupt failure)。上面有车的话来不及警觉到危险的,觉察到是桥断了。我这个桥面看来是简简单单的放在桥墩上,可是有放neoprene(氯丁橡胶)垫着的呀。这neoprene产生的摩擦力是不会小过那些抓角的。万一有水冲来,这桥面就会振动旁移,还没被冲下河时上面的汽车一定感受到,马上溜之大吉啦。就是桥面被冲下河了,桥墩不会受损,桥面也是没有问题的,吊上来又是好汉一条,放回去还是好桥一个。

这些概念呀,大家闻所未闻。不过逻辑上还是拿阿林哥没办法。最后把桥边阶从两尺缩小到9寸,行人恻着身勉强可以站一站。桥面本来要缩回3.2米,阿林哥死争话辩,争到3.7米。这3.7米呀,阿林哥懊恼了很多年。那些割稻机过桥时,由于桥面不够阔,竟然把履带驶上桥的边阶,一路驾过桥。幸亏阿林哥早就料到这一招,设计时把桥边阶加固。最后,那些罗里再怎样撞,都撞不破这些坚固的桥边的。再说,桥面拉宽了,罗里也不大会撞到桥边啦。

阿林哥设计时还算到钢筋的合理运用。由于钢筋是得切割叠接的。钢筋设计出来时是切面上的总面积。所以直径可以用有几组的结合,只要切面的总面积符合就可以的。阿林哥就算出最合理的钢筋直径,那么在切割时,不会产生剩头剩尾的浪费。这一点承包商是十分赏识的。

在阿林哥的坚持下,这清汤挂面式的设计终于通过了。一推出去马上就受到承包商的欢迎。由于线条简单,建起来十分顺手。很多次阿林哥去巡工时,承包商都来和阿林哥握手。说这种设计,哎呀,太美丽了。

由于钢筋没有浪费,建造又简单。这些桥的造价越标越便宜,最后竟然和旧的30吨桥的造价差不多!高速公路的标准,乡间小桥的建造费。

阿林哥还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详细的把负重的观察,设计的逻辑和设计的计算都记录下来。没有把情报和相关设计记录下来,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就会功亏一贯的。阿林哥说,设计所花的时间是最快的。第二快是资料的收集。最慢的是资料记录(documentation)。由于有详细记录,其他工程师在必要的时候是很容易引进和改造阿林哥的设计的。很快的,不只是慕达区用阿林哥的设计,其他水利局等的工程师也开始引用这个设计。有一回,一个澳洲的工程师还特地来拜访阿林哥。他也是澳洲的桥梁师。看了阿林哥的设计,十分感动。他对阿林哥说,会把这个设计带回澳洲研究。这种又简单又干脆伶落的设计毕竟是少见的。

多年后,阿林哥创办了德信,有条小河横越过农场。静静跨在河上的那座桥,就是阿林哥的设计。阿林哥说,即使坦克车经过,嘿嘿,这座桥倒不了的。

后记

每次阿林哥回想起往日的工程生涯时,总要叹三声。读了那么多年书,每天晚上都在赶功课,对学术学习孜孜不倦。修读完了,终其工程生涯,就只设计出这乡间小桥。工程师当了几个月后,阿林哥就暮然发现,自己恐怕是进错行了。自己的工程理念和憧憬,在这种情况之下,是不可能实现的。最后重新整合,竟然一晃就是十年,才能跳出来。不过,即使有些许遗憾,那十年也没有白过,当中也有许多美丽的回忆。最重要的,就是没收过一分钱的贿赂,保存了专业人士的尊严。还能够实地的收集资料,作出了正确的判断和适当的设计。随着社会的进步,驾进乡间的卡车越来越大辆。就是有了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情报收集垫的底,能顶着和上司闹翻的风险,始终坚持到底。这些桥总算一座也没有倒。如果当时没有收集资料就草率设计,这些桥的情况现在就不妙了。到了工程生涯和个人理想实在差太远的时候,阿林哥果断的放弃了高级工程师的职位,创办德信。虽然没有像导师所期待那样进修成为工程博士,也成了医学博士。阿林哥说,即使现在回头望一望,还是抬得起头的,因为没有辜负了那芒果树下的叮咛。

x 0 我要送花

x 254
发表于 2012-1-18 03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非常的精彩,,我读得津津有味,谢谢分享!

x 0 我要送花

x 21
发表于 2012-1-18 03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系列
还有,别人给你的资料,一定要应证过才可以用。不可把别人交给你的资料,没进一步调查就直接采用,那是极端危险的。kenmu 发表于 2012-1-18 02:59



觉得这句可能是每位在论坛学习的人必定要铭记在心的句子。
每天都有很多大大在这里分享,在爬贴的我们应该时时刻刻记得要去应证一下
所公布数据的准确性而不是一味接受然后说句谢谢分享。

很开心看到文字流畅,没有错别字的高水准文章。
期待你的持续分享。谢谢!



也来一下【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】
我在网上找到的意思是如下,与你的故事中心也相差不远

校:衡量,比较。
校之以计,而索其情:通过比较双方的谋划,来探索战争胜负的情势。


‘而是设计之前的资料收集,情况分析,一切都就绪后才下手设计。’
kenmu 发表于 2012-1-18 02:59

x 0 我要送花

x 91
发表于 2012-1-18 04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肯牧大師回來了!支持支持!

x 0 我要送花

x 3
发表于 2012-1-18 08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好的分享,支持

x 0 我要送花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Google 搜索本站 搜索WWW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